子路原文及翻译,《子路、曾皙、冉友、公西华待坐》全文及翻译

本文摘要:《子路、曾皙、冉友、公西华待跪》全文及翻译成原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宽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闻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欲,尔何闻?”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欲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 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小相焉。”“点,尔何如?

im体育

《子路、曾皙、冉友、公西华待跪》全文及翻译成原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宽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闻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欲,尔何闻?”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欲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

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忘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有,曾晳后。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想,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福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惟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译文: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陪伴(孔子)坐着。

孔子说道:“不要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一点,就不肯谈了。(你们)平时经常说道:‘没有人理解我呀!’假如有人理解你们,那么(你们)想怎么做呢?”子路连忙问说道:“一个享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垫在大国之间,再加外国军队的侵害,接着又碰上饥荒;如果让我管理这个国家,等到三年功夫,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而且还懂做人的道理。”孔子听得了,微微一笑。

“冉求,你怎么样?”(冉求)问说道:“一个交错各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国家,如果让我去管理,等到三年,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裕一起。至于济世礼乐,那就只有等候贤人君子了。”“公西赤,你怎么样?”(公西赤)问说道:“我不肯说能做什么,只是不愿自学。宗庙祭拜的工作,或者是诸侯会盟,朝见天子,我不愿穿著礼服,戴着礼帽,做到一个小小的赞礼人。

”“曾点,你怎么样?”(曾点)弹瑟的声音慢慢稠密下来,铿的一声,拿起瑟直抱住来,问说道:“我和他们三人的才能不一样呀!”孔子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曾点)说道:“暮春时节(天气和暖),春天的衣服早已穿著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到沂河里睡觉,在舞雩台上吹吹风,唱着歌回头回家。”孔子长叹一声说道:“我是赞同曾点的点子呀!”子路、冉有、公西华都过来了,曾晳最后回头。

曾晳回答(孔子):“他们三个人的话怎么样?”孔子说道:“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曾晳)说道:“你为什么大笑仲由呢?”(孔子)说道:“管理国家要讲理让,可他的话却一点不谦虚,所以大笑他。怎么会冉求所谈的就不是国家吗?怎见得交错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怎么会公西赤所谈的不是国家吗?宗庙祭拜和诸侯会同之事,不是诸侯的大事又是什么呢?如果公西华不能给诸侯做到一个小的赞礼人,那谁能来做到大的赞礼呢?”拓展资料《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摘录《论语·先进设备》篇,标题为后人所特。文章记录的是孔子和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这四个弟子“言志”的一段话。

生动重现了孔子和学生一起谈及理想的情形。子路的轻率自负,冉有的佩服,公西华的直白曲致,曾皙的高雅宁静,给人留给极为深刻印象的印象。是一段可读性很强的文章。1、人物讲解:子路,姓氏仲名由,字子路,即文中的“由”;曾皙,名点,字皙,即文中的“点” ;冉有,姓氏冉,名求,字子有,即文中的“欲” ;公西华,姓氏公西,名赤,字子华,即文中的“赤”。

2、人物性格:子路:有志向,真诚,性格也较为鲁莽、轻率,热情,知难而进,有军事政治才能。曾晳:懂礼爱乐,豪放高雅,卓尔不群。

冉有:谦虚谨慎,说出很有分寸。公西华:谦恭有礼,说出直白,娴于辞令,纯熟礼仪。3、孔子生平和《论语》概述孔子(前e69da5e887aae799bee5baa631333433633439551—前479),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人。

鲁定公时,曾任鲁国大司寇,后来私人办学,周游列国,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还在晚年整理“六经”(《诗》《书》《不易》《礼》《艺》《春秋》)。他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自汉代以后,孔子学说沦为二千余年封建制度文化的正统,影响很大。

封建制度统治者仍然把他奉为圣人。他又是一个最出色的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影响深远影响,以至于今。

《论语》是一部语录体的散文集,它是孔子的门人和再行记弟子所撰的孔子的言行录,全面地体现了孔子的哲学、政治、文化和教育思想,是关于儒家思想的最重要著作。宋儒把《论语》《大学》《中庸》和《孟子》通称作“四书”。《论语》全书共20篇,498章(按朱熹说道),计约12700字。每章大都篇制短小,甚至只有片言只语。

唯《侍坐》结构首尾原始,形象更为独特,通过对话回应了各自有所不同的意趣、性格和志向,读后耐人寻味。沉闷大自然,含义浅隽,丝毫没斧凿痕迹,却在眼前朴实事中信手勾勒一幅先贤论志的图画。不用像宋儒那样去津津乐道本篇中的所谓“曾点气象”“圣贤气象”〔《四书学案》朱熹谓之程子曰:“孔子与(曾)点,垫与圣人之志同,乃是尧舜气象也。

”〕,却决不否认本篇是《论语》中文学性最弱的一章。特别是在是本篇所记述的富裕个性的人物语言和对于人物的有所不同神态的刻画,不仅反映了《论语》蕴藉含蓄、简淡莫不的语言特色,代表了全书的文学成就,而且可以说道是魏晋时那种速写式的轶事体小说的肇始。

《仲尼弟子史记》古诗原文及翻译成原文:孔子曰“受业身通者七十有七人”,均异色能之士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言语:伯我,636f70797a686964616f31333365666332子贡。

文学:子游,子夏。师也建,参也鲁,柴也愚,由也喭,返也屡屡机。赐给不奉命而货殖焉,亿则屡屡中。

孔子之所严事:於周则老子;於卫,蘧伯玉;於齐,晏平仲;於楚,老莱子;於郑,子产;於鲁,孟公绰。数称臧文仲、柳下惠、铜鞮伯华、介山子然,孔子均后之,不并世。

颜回者,鲁人也,字子渊。较少孔子三十岁。

颜渊问仁,孔子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孔子曰:“贤哉返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返也不改其乐。

”“返也如迂;退而省其私,亦不足以放,返也不迂。”“用之则讫,舍内之则秘藏,惟我与尔有是夫!”返年二十九,发尽白,蚤杀。孔子大哭之恸,曰:“自吾有返,门人益亲。”鲁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加害,不贰过。

意外短命杀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闵损字子骞。较少孔子十五岁。

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於其父母昆弟之言。”不仕大夫,不食污君之禄。“如有始我者,必在汶上矣。”冉耕字伯牛。

孔子以为有德行。伯牛有恶疾,孔子往回答之,自牖掌其手,曰:“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命也夫!”冉雍字仲弓。仲弓问政,孔子曰:“外出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

在邦无怨,在家无怨。”孔子以仲弓为有德行,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父,贱人。孔子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意欲必用,山川其舍内诸?”冉求字子有,较少孔子二十九岁。

为季氏宰。季康子问孔子曰:“冉求仁乎?”曰:“千室之邑,百乘之家,欲也可使治其诗。仁则吾知道也。”复问:“子路仁乎?”孔子对曰:“如求。

”欲回答曰:“闻斯行诸?”子曰:“讫之。”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子华鬼之,“不敢问问同而答异?”孔子曰:“欲也弃,故入之。

由也兼任人,故弃之。”仲由字子路,卞人也。较少孔子九岁。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平,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

孔子设礼略为贼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子路问政,孔子曰:“先之,劳之。”延请。

曰:“无倦。”子路问:“君子尚勇乎?”孔子曰:“义之为上。君子好勇而无义则内乱,小人好勇而无义则盗。

”子路有言,未之自生,为难有言。孔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于。”“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而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季康子问:“仲由仁乎?”孔子曰:“千乘之国可使清领其诗,知道其仁。

”子路善从游,遇长蒙逊、桀溺、荷丈人。子路为季氏宰,季孙回答曰:“子路堪称大臣与?”孔子曰:“堪称具臣矣。”子路为蒲大夫,言孔子。孔子曰:“蒲多壮士,又难治。

然吾语汝:恭以孝,可以执勇;长以于是以,可以比众;恭于是以以静,可以报。”初,卫灵公有宠姬曰南子。灵公太子蒉聩得过南子,恐诛杀逃奔。

及灵公卒而夫人意欲而立公子郢。郢不愿,曰:“亡人太子之子辄在。

”於是千户所立辄为君,是为出公。出有公立十二年,其父蒉聩居于外,不得进。子路为卫大夫孔悝之邑伯。

蒉聩乃与孔悝诛杀,谋入孔悝家,欲与其门徒叛攻出公。出有公奔鲁,而蒉聩入立,是为庄公。

方孔悝诛杀,子路独自,闻之而驰往。时逢子羔出卫城门,曰子路曰:“出有公去矣,而门已紧,子可还矣,毋空受其祸。”子路曰:“取食其食者刚直其无以。

”子羔卒去。有使者进城,城门进,子路随而进。建蒉聩,蒉聩与孔悝同台。

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死之。”蒉聩弗听得。

於是子路意欲燔台,蒉聩恐,乃下石忽、壶黡攻打子路,击断子路之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欲结缨而杀。孔子闻卫内乱,曰:“嗟乎,由杀矣!”已而果杀。

故孔子曰:“自吾得由,恶言不言於耳。”是时子贡为鲁使於齐。宰予字子我。

利口辩辞。既受业,问:“三年之丧深感久乎?君子三年不为礼,礼无以怕;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有,新谷既升至,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於汝安乎?”曰:“福。”“汝安则为之。

君子服丧,食旨愤,闻乐不乐,故弗为也。”伯我出有,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於父母之思。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义也。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能圬也。”伯我回答五帝之德,子曰:“予非其人也。

”伯我为临菑大夫,与田常诛杀,以夷其族,孔子忘之。末端沐赐,卫人,字子贡。较少孔子三十一岁。

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言。回答曰:“汝与返也孰愈?”对曰:“赐给也何敢望返!返也言一以闻十,赐给也言一以知二。

”子贡既已受业,回答曰:“赐给何人也?”孔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卫公孙朝问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并未堕於地,在人,贤者诸法其大者,不贤者诸法其小者,无不有文武之道。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又回答曰:“孔子适是国无以言其政。欲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

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也。”子贡回答曰:“富而无骄,贫而无谄,何如?”孔子曰:“可也;不如贫而乐道,富而好礼。

”田常欲诛杀於齐,惮低、国、鲍、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鲁。孔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子路请求出有,孔子起至之。子张、子石请行,孔子弗许。

子贡请行,孔子许之。协同作战,至齐,说道田经常曰:“君之伐鲁过矣。夫鲁,难伐之国,其城厚以卑,其地狭以泄,其君愚而不仁,大臣伪而多余,其士民又凶甲兵之事,此不能与战。君不如灭吴。

夫吴,城高以薄,地广以深,甲坚以新的,士选以啖,重器精兵尽在其中,又使明大夫死守之,此易伐也。”田常忿然作色曰:“子之所无以,人之所易;子之所易,人之所难:而以教常,何也?”子贡曰:“臣闻之,恨在内者攻打彊,恨独自者攻弱。

今君忧在内。吾言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不听者也。今君斩鲁以广齐,战胜以骄主,破国以尊臣,而君之功不与焉,则递日疏於主。是君上骄主心,下贪群臣,求以出大事,无以矣。

夫上骄则贪,臣骄则相争,是君上与主有却,下与大臣交争也。如此,则君之立於齐危矣。故曰不如灭吴。

灭吴未尝,民人外杀,大臣内空,是君上无彊臣之敌,下无民人之过,孤主制齐者唯君也。”田常曰:“贤。虽然,吾兵至此加鲁矣,去而之吴,大臣疑我,柰何?”子贡曰:君按兵无伐,臣请求往使吴王,令之救鲁而伐齐,君因以兵迎接之。

”田常许之,使子贡南见吴王。译文:孔子说道:“回来我自学而通晓六艺的弟子有七十七人”,他们都是具备无法解释才能的人。德行方面引人注目的: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擅长于处置政事的:冉有,季路。

语言方面的:伯我,子贡。文章博学方面的:子游,子夏。

颛孙师偏执,曾荐幼稚,低柴愚蠢,仲由举止,颜回常常贫困无所有。端木赐给不拒绝接受命运的冷落而去经营商业,不过他推断的行情常常是精确的。

孔子所崇敬的人:在周朝是老子;在卫国是蘧伯玉;在齐国是晏仲平;在楚国是老莱子;在郑国是子产;在鲁国是孟公绰。他也常常赞颂臧文仲、柳下惠、铜鞮伯华、介山子然,孔子出生于的时间比他们都晚,不是同一时代的人。颜回,是鲁国人,字子渊。比孔子小三十岁。

颜渊问什么是仁,孔子说道:“约束自己,使你的言行合乎于礼,天下的人就不会称颂你是有仁德的人了。”孔子说道:“颜回!多么德的人啊!不吃的是部分竹筐饭,喝的是一瓢水,住在破旧的胡同里,一般人承受没法这种穷困,颜回却也不转变自己的体验。

听得我学成时,颜回像个蠢笨的人,下课后实地考察他私下的言语,也需要故意充分发挥,颜回觉得吴君如。”“举荐你的时候,就匡时宏愿,不被举荐的时候,就藏道在身,只有我和你才有这样的待人态度吧!”颜回才二十九岁,头发就仅有红了,过早的病死。孔子哭得尤其伤心,说道:“自从我有了颜回,学生们更加和我疏远。

im体育

”鲁哀公问:“学生中谁是最差自学的?”孔子问说道:“有个叫颜回的人最差自学,从来不把怒火移往到别人身上,不犯某种程度的过错。意外的是寿命很短,杀了,现在就没这样的人了。”闵损,字子骞,比孔子小十五岁。

孔子说道:“闵子骞过于孝顺啦!他侍奉父母,顺从兄弟,别人对他的父母兄弟夸赞他都没非议的闲话。”他不做到大夫的家臣,不要昏君的俸禄。所以他说道:“如果有人再行来召我,我一定逃亡到汶水以北了。”冉耕,字伯牛。

孔子指出他有德行。伯牛得了难治的病,孔子前去问候他,从窗户里问候寄居他的手,说道:“这是命啊!这样好的人却得了这样的病,这是命啊!”冉雍,字仲弓。仲弓回答如何处置政事,孔子说道:“外出行事如同招待贵宾一样谦恭有礼,用于百姓如同主办庆典的祭典一样笃信慎重。

这样,在诸侯的封国里供职,就没有人愤恨你,在卿大夫的家邑里供职也会有人愤恨你。”孔子指出仲弓在德行方面有成就,说道:“冉雍啊,可以让他不作个卿大夫一样的大官。

”仲弓的父亲,是个地位低贱的人。孔子打比方说道:“杂色牛长成红色的小牛,两角长得周正,即便你想用它不作祭品,山川的神灵怎么会不会抛弃它吗?”冉求,字子有,比孔子小二十九岁。不作李氏家臣之宽。

季康了问孔子说道:“冉求有仁德吗?”孔子问说道:“有千户人家的城邑,有百辆兵车的采邑,冉求需要把那里的军政事物管理好。至于他仁德不仁德,我就不告诉了。”季康子又回答:“子路有仁德吗?”孔子问说道:“象冉欲一样。

”冉求回答孔子说道:“听见应做的事情就马上行动吗?”孔子问说道:“马上行动。”子路问孔子说道:“听见应做的事就应当马上行动吗?”孔子问说道:“有父亲兄长在,怎么听见就能马上行动呢?”子华深感这件事很怪异,为难地说道:“我大胆地问问,为什么问某种程度的问题而问却不一样呢?”孔子问说道:“冉求行事急躁多虑,所以我鼓舞他。

仲由行事有两个人的胆量,所以我要诱导他。”仲由,字子路,卞地人。比孔子小九岁。子路性情粗朴,讨厌逞勇斗力,志气正直,性格直爽,头戴雄鸡式的帽子,配戴着公猪皮装饰的宝剑,曾多次霸凌孔子。

孔子用礼乐慢慢地诱导他,后来,子路穿著儒服,带着拜师的礼物,通过孔子学生的赏识,催促不作孔子的学生。子路问如何处置政事,孔子说道:“自己再行给百姓做出榜样,然后才能使百姓辛勤地劳作。”子路催促更进一步讲讲。

孔子说道:“长久不懈。”子路问:“君子崇尚勇气吗?”孔子说道:“君子最崇尚的是义。君子不得已勇而不崇尚义,就不会放纵诛杀。

小人不得已勇而不崇尚义,就不会做到强盗。”子路要听见什么道理,没立刻行动,只怕又听见别的道理。孔子说道:“只听得单方面言辞就可以行事案子的,难道只有仲由吧!”“仲由崇尚勇气多达我之所用,就不限于了。”像仲由这种性情,会获得活命。

”“穿著用乱麻絮做到的破旧袍子和穿著裘皮大衣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指出后悔的,难道只有仲由吧!”“仲由的学问样子攀上了正厅,可是还未能转入内室呢。”季康子问道:“仲由有仁德吗?”孔子答说:“享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可以让他管理军政事务,至于他是不是仁德,我就不告诉了。

”子路讨厌追随孔子出游,曾遇上过长沮、桀溺、扛着农具的老人等隐士。子路兼任季氏的家臣,季孙问孔子说道:“子路可以说道是人臣了吗?”孔子问说道:“可以说道是备位充数的臣子了。”子路兼任蒲邑的大夫,向孔子临行。孔子说道:“蒲邑勇武之士很多,又无以管理。

可是,我告诉他你:恭敬谦敬,就可以匹敌骁勇的人;待人加藤,就可以使大家疏远;恭敬加藤而社会安静,就可以用来报效上司了。”当初,卫灵公有位宠姬叫做南子。

灵公的太子蒉聩曾触怒过她,惧怕被杀害就逃到国外。等到灵公去世,夫人南子想要让公子郢承继王位。公子郢不愿拒绝接受,说道:“太子虽然逃往了,太子的儿辄还在。”于是卫国而立了辄为国君,这就是卫出公。

出有公即位十二年,他的父亲蒉聩仍然回到国外,不需要回去。这时子路兼任卫国大夫孔悝采邑的长官。

蒉聩就和孔悝一起诛杀,想要办法带上人藏身孔悝家,就和他的党徒去攻击卫出公。出有公逃到鲁国,蒉聩宫女即位,这就千户所庄公。

当孔悝诛杀时,子路还有事独自,听见这个消息就马上赶回来。子羔从卫国城门出来,正好遇见,对子路说道:“卫出公逃跑了,城门早已重开,您可以回来了,不要为他遭到祸殃。”子路说道:“不吃着人家的粮食就无法规避人家的灾难。

”子羔再一起身了。正赶上有使者要入城,城门进了,子路就跟了进来。寻找蒉聩,蒉聩和孔悝都在台上。子路说道:“大王为什么要举荐孔悝呢?请求让我逃走他杀了。

”蒉聩不理会他的说服。于是子路要放火烧台,蒉聩惧怕了,于是叫石忽、壶黡到台下去攻取子路,砍断了子路的帽带。

子路说道:“君子可以杀,帽子无法掉落。”听完系由好帽子就杀了。

孔子听见卫国再次发生骚乱的消息,说道:“唉呀,仲由杀了!”旋即,果真传到了他的死讯。所以孔子说道:“自从我有子仲由,恶言恶语的话很久听得将近了。

”这时,子贡于是以为鲁国使臣到了齐国。宰予,字子我。

他口齿伶俐,擅长于辞辩。拜为在孔子门下以后,问道:“一个人的父母杀了,服丧三年,时间不是过于宽了吗?君子三年不习礼,礼义必定会破坏;三年不弹奏音乐,音乐一定会大败环。一年间,陈旧的谷子吃完了,新的谷子又成熟期了,钻木取火的木材换遍了,服丧一年也就可以了。”孔子说道:“只服丧一年,你内心福忧虑呢?”伯我问说道:“心安。

”孔子说道:“你既然深感心安理得,你就这样做到吧。君子服丧期间,即使不吃美味的食品,也感觉将近可爱,听见歌声的音乐也感觉将近高兴,所以君子才不这样做到呀。”伯我弃了过来,孔子说道:“宰予不是个仁人君子啊!孩子生下来三年,才能瓦解母亲的深爱。

为父母服丧三年,是天下联合恪守的礼仪啊。”宰予白天睡大觉。孔子说道:“腐化了的木头是无法雕刻器物的,腐秽的墙壁是不需要装修的。

”伯我告知五帝的德行,孔子问说道:“你不是问这种问题的人。”伯我做到齐国临菑的大夫,和田经常一起同谋诛杀,因此被灭族,孔子为他深感耻辱。端木赐给,是卫国人,字子贡。

比孔子小三十一岁。子贡口齿伶俐,巧于国事,孔子经常反驳他的言辞。

孔子问子贡说道:“你和颜回比,谁更为出众?”子贡问说道:“我怎么不敢确信跟颜回比起呢?颜回听知一个道理,需要可知十个道理,我听闻一个道理,也不过推论出有两个道理。”子贡拜为在孔子门下就学以后,问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孔子说道:“你象个简单器物。”子贡说道:“什么样的器物呀?”孔子说道:“宗庙里的瑚琏呀。

”卫公孙朝问子贡说道:“仲尼在哪里来作这么广博的学问啊?”子贡说道:“文王、武王的治国思想并没几乎毁掉,还在人间流传,贤能人忘记它最重要的部分,不贤的人只忘记了它细枝末节,到处不有文王、武王的思想不存在着。先生在哪里无法自学,又忘要有相同的老师!”陈子禽又问道:“孔子每到一个国家,一定了解到这个国家的政事。这是催促人家告诉他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道:“先生凭借着保守、心地善良、恭敬、简朴、谦虚的美德来作的。先生这种求出的方式,也许与别人求出的方式有所不同吧。

”子贡问孔子说道:“富裕而不骄横,贫困而不逢迎,这样的人怎么样?”孔子说道:“可以了;不过,不如即使贫困乐意秉承圣贤之道,虽然富裕却能行事待人守礼。”田常想在齐国叛变,却惧怕低昭子,国惠子,鲍牧,晏圉的势力,所以想要移往他们的军队去攻取鲁国。孔子听闻这件事,对门下弟子们说道:“鲁国,是祖宗坟墓所在的地方,是我们出生于的国家,我们的祖国危险性到这种地步,诸位为什么不挺身而出呢?”子路催促前去,孔子阻止了他。

子张、子石催促前去救回鲁,孔子也不答允。子贡催促前去救回鲁,孔子答允他。

子贡就抵达了,回到齐国,游说田常说道:“您攻取鲁国是错误的。鲁国,是无以攻取的国家,它的城墙薄弱而矮小,它的护城河狭小而水浅,它的国君伪善而不仁慈,大臣们伪善而中用,它的士兵百姓又反感士兵们的事,这样的国家不可以和它激战。您不如去攻取吴国。

吴国,它的城墙矮小而厚重,护城河宽广而水深,铠甲牢固而崭新,士卒经过挑选出而精神饱满,难得的人才、精锐部队的部队都在那里,又为首英明的大臣把守着它,这样的国家是更容易攻取的。”田常忽然胁了,脸色一变说:“你指出无以,人家指出更容易;你指出更容易的,人家指出是无以的。用这些话来指教我,是什么用心?”子贡说道:“我听闻,忧患在国内的,要去攻取强劲的国家;忧患在国外的,要去攻取弱小的国家。

如今,您的忧患在国内。我听闻您多次被颁发封号而多次没能封成,是因为朝中大臣的有赞成你的呀。现在,你要占领鲁国来扩展齐国的疆域,若是打胜了,你的国君就更加骄横,攻占了鲁国土地,你国的大臣就不会更加高贵,而您的攻劳都不出其中,这样,您和国君的关系不会一天天地亲近。

这是您对上使国君产生骄横的心理,对下使大臣们享乐无羁,想因此成就大业,过于艰难啦。国君骄横就要无所顾忌,大臣骄横就要争权夺利,这样,对上您与国君感情上产生裂痕,对下您和大臣们互相争夺战。象这样,那您在齐国的处境就危险性了。所以说道不如攻取吴国。

假如攻取吴国无法取得胜利,百姓杀在国外,大臣领兵登陆作战朝廷势力空虚,这样,在上没强臣对付,在下没百姓的责难,孤立无援国君专制齐国的只有您了。”田常说道:“好。虽然如此,可是我的军队早已赶赴鲁国了,现在从鲁国撤兵转而分兵吴国。

大臣们猜测我,怎么办?”子贡说道:“您按兵不动,不要反攻,请求让我为您使臣去闻吴王,让他派兵援助鲁国而攻取齐国,您就乘机派兵追击它。”田常接纳了子贡的意见,就为首他南下去闻吴王。子贡游说吴王说道:“我听闻,实施王道的无法让诸侯属国绝种,实施霸道的无法让另外的敌手经常出现,在千钧轻的物体上,再行再加一铢一两的分量也有可能产生移位。如今,享有万辆战车的齐国再行独自一人占据千辆战车的鲁国,和吴国来争强弱,我私下替大王深感危险性。

况且去救援鲁国,是厚德名声的事情;攻取齐国,是能获得大利的事情。安抚泗水以北的各国诸侯,征讨强奸的齐国,用来镇服强劲的晋国,没比这样做到利润更大的了。

名上留存存亡的鲁国,实质上压阨了强劲楚的扩展,这道理,聪明人是会疑的。”吴王说道:“好。虽然如此,可是我曾多次和越国登陆作战,越王弃守在会稽山上庇护所,越王自我勤奋,礼遇士兵,有背叛我的决意。

您等我攻取越国后再行按您的话做到谏。”子贡说道:“越国的力量超强不过鲁国,吴国的强劲超强不过齐国,大王把齐国不了了之在一旁,去攻取越国,那么,齐国早就征讨鲁国了,况且大王于是以借着”使覆灭之国复存,使解除之嗣得续“的名义,却攻取弱小的越国而惧怕强劲的齐国,这不是勇气的展现出。

勇敢的人不规避艰苦,仁慈的人不想别人陷入困境。聪慧的人丢掉时机,实施王道的人会让一个国家绝种,凭借这些来竖立你们的道义。现在,留存越国向各国诸侯表明您的仁德,援助鲁国攻取齐国,产生晋国以威力,各国诸侯一定会竞相来吴国朝见,霸主天下的大业就顺利了。大王果真畏忌越国,我催促东去会见越王,让他派遣军队跟随您,这实质上使越国空虚,名义上跟随诸侯征讨齐国。

”吴王尤其高兴,于是为首子贡到越国去。越王清理道路,到郊外庆贺子贡,特地匹敌着车子到子贡招待的馆舍致问说道:“这是个偏僻领先的国家,大夫怎么耻辱自己优雅的身份碰见到这里来了!”子贡问说道:“现在我已说服吴王救援鲁国攻取齐国,他心里想这么做到却惧怕越国,说道:‘等我攻克越国才可以’。像这样,攻陷越国是必定的了。

况且要没背叛人的心志而使人猜测他,过于糟糕了;要有背叛人的心志又让人告诉他,就不安全性了;事情还没发动再行叫人告诉,就过于危险性了。这三种情况是办事的仅次于祸患。”吴国听罢跪到地坐说道:“我曾不自量力,才和吴国激战,被围攻在会稽,恨入骨髓,日夜唇温舌燥,只想和吴王一块儿奋力,这就是我的心愿。

”于是问子贡怎么办。子贡说道:“吴王为人凶狠残忍,大臣们难以忍受;国家多次士兵们,弄得疲乏衰落,士兵无法受苦;百姓愤恨国君,大臣内部再次发生动乱;伍子胥因谏诤被杀掉,太宰嚭掌权当权,顺应着国君的过错,用来挽救自己的个人利益:这是无辜国家的政治展现出啊。

现在大王果真能派兵执掌吴王,以投合他的心志,用重金宝物来提供他的宠信,用顺服的言辞尊他,以回应对他的崇敬,他一定会攻取齐国。如果那场战争无法取得胜利,就是大王您的福气了。如果打胜了,他一定会领兵迫近晋国,请求让我北上会见晋国国君,让他联合攻取它,一定会巩固吴国的势力。

等他们的精锐部队全部消耗在齐国,重兵又被晋国抵挡寄居,而大王趁它疲惫不堪的时候攻取它,这样一定能灭吴国。”越王非常高兴,答允照计行动。赠送给子贡黄金百镒,宝剑一把,良矛二支。

子贡没拒绝接受,就回头了。子贡报酬吴王说道:“我严正地把大王的话告诉他了越王,越王十分惊恐,说道:‘我很不走运,自小就丧失了父亲,又不自量力,违反吴国而下狱,军队被击败,自身不受耻辱,群居在会稽山上,国家出了荒芜的废墟。倚赖大王的恩赐,使我需要捧着祭品而祭拜祖宗,我死也不肯磨灭,怎么另有其他的想!’”过了五天,越国为首大夫文种以头叩地对吴王说道:“东海地方官吏之臣吴国谨派使者文种,来讲和您的植物种近臣,纳他们向大王问候。如今我私下听闻大王即将发动正义之师,征讨强奸,扶植弱小,困厄残忍的齐国而安抚周朝王室,催促派出越国境内全部军队三千人,吴国催促特地披挂铠甲、拿着锋利的武器,甘愿在前面去冒箭石的危险性。

因此为首越国低贱的臣子文种进贡祖先珍藏的宝器,铠甲十二件,斧头、屈卢矛、步光剑、用来作贵军吏的贺礼。”吴王听得了非常高兴,把文种的话告诉他子贡说道:“越王想要特地追随我攻取齐国,可以吗?”子贡问说道:“不可以。使人家国内空虚,调动人家所有的人马,还要人家的国君回来征讨,这是不道义的。你可拒绝接受他的礼物,容许他派遣军队,辞却他的国君随从。

”吴王表示同意了,就托病越王。于是吴王就是调动了九个郡的兵力去攻取齐国。拓展资料:“宰予为临淄大夫,与田常诛杀以夷其族。

im体育

孔子忘之。”宰予字子我,与阚止同。

史公偶不审耳。录参校《史记》与《家语》,以为颜囘当杀于孔鲤之前,而以论语“鲤也杀,有棺而亾椁”为另设辤。

窃有疑焉。孔子虽圣人,亦无法逆料孔鲤之杀早于於己而预为之设。且舐犊之情,人均有焉。为人父而以其子早于卒为另设辤,虽乡间愚夫不忍心为,况圣人乎?子贡存鲁乱楚斩吴彊晋覇就越,所说均六国策士之言,垫其事流传幸,战国纵横家附益之,史公襍采行之,其後吴越春秋、越绝书为难之。

吴破齐、就越进吴及黄池争长前後将近廿年闲事,史记竝录之,且左传无晋大败吴黄池之事。史公录之以待异说耳。参也鲁,虽仁爱君子而少有发明者。汉时以儒学为治国之术,故其名不彰。

其後日重孝道,欲与颜囘孟轲相提并论焉,而游夏之门徒乃无人齿及矣。孔子弟子公孙砻,字子石,较少孔子五十三嵗。

录廼以为即坚白同异之公孙龙,非。公孙龙子尝说平原君,若与子石为一人,此时当二百四十馀嵗矣,可乎?孔子之徒,有颇不肖者,若宰予、冉有、樊须辈,尚能在七十二贤之佩,则其馀弟子由此可知矣。

至若孔子杀,众弟子师事有子,平儿戏耳。虽然,有教无类,使伪善之人与闻大道,於圣人何伤乎?《伯夷史记》敍夷楚事寥寥数语耳,其後均牢骚语。

《索隐》云:太史公言己亦是品行廉直而不用於代,卒溃非罪,与伯夷相类,故相赠此而发论也。近似于得之。《管晏史记》记越石父事与晏子春秋异而与吕览同,垫六国时传说。

参考资料:仲尼弟子史记_百度百科文言文翻译成原文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回答:“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回答闻斯行诸,复子曰,‘有父兄在’;欲也回答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赤也妄,敢问。”子曰:“欲也弃,故入之;由也兼任人,故弃之。”译文子路问:“听见了就行动起来吗?制”孔子说道:“有父兄在,怎么能听见就行动起来呢?”冉有回答:“听见了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道:“听见了就行动起来。

”公西华说道:“仲由问‘听见了就行动起来吗?’你问说道‘有父兄同在’,冉求回答‘听见了就行动起来吗?’你问‘听见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不敢再问个明白。

”孔子说道:“冉求总是软弱百,所以我希望他度;仲由好勇过人,所以我约束他。”评析这是孔子把中庸思想跨越于教育实践中的一个明确事例。在这里,他要自己的学生不要软弱,也不要过头轻敌,要遇事高。

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孔子针对子路与冉求的有所不同情况不作了有所不同问。同时也生动地体现了孔子教育方法的一个特点,即因材施教。子路曾西冉有公西华侍坐的原文和译文http://tdz.cdsyz.com/y/Soft/Class2/200411/123.html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论语》〔题解〕2113本文选自《论语·先进设备》,题目是后加的。本文记载5261了孔子与四位弟子的一次谈话。

文中既 表格 现了弟4102子们各自的志向和有所不同的性格,也展现出了孔子对一些问题的观点和态1653度。借此可以看 出有孔子教育学生的目的和方法。子路、曾皙、冉有、公版西华侍坐①。

子曰权:“以吾一日宽乎尔②,毋吾以也③。居则曰子路不受教教 全文翻译成孔子对子路说道:「你有什么爱好?」子路问说道:「 我讨厌长剑。

遗文」孔子说道:「我不是问这方面。以你的 天赋,再行再加自学,怎么会有人跟上呢2113?」子路 说道:「南山有一种竹子,不必烫油炸加工就很笔直,削尖5261后射 过来,能击穿犀牛的厚皮,所以有些东西天赋异秉又何 无以经过自学的过程呢?」孔子说道:「如果在箭尾4102可当羽 毛,箭头篦得锋利,箭不是能箭得加深更加近吗?」子路 听得后请罪说道:「感叹获益丰1653多。

」文言文《子路闻孔子》翻译成子路谒见孔子,孔子问道:“你嗜好什么?”子路问说道:“爱好长剑。”孔子说道:“我不是问这方面。

以你的天赋,再行再加自学,谁能匹敌呢?”子路说道:“自学怎么会有益处吗?”孔子说道:“驱离狂马的人无法拿起鞭子,操拿弓弩的人,无法抛下正弓的器具;木材经过绳墨起到加工就能取直,人们拒绝接受直言责备就不会通达;从师自学,推崇提问,哪有不成功顺利的!”子路说道:“南山出产竹子,不经加工,大自然就很直,砍下来用它(做到箭),能射中犀牛的皮,为什么要自学呢?”孔子说道:“把箭的末端装有上羽毛,把箭头篦得更为锐利,箭刺穿得不加深吗?”子路施礼道:“感激你的指教。”原文:出自于战国孔子与其学生编撰的《孔子家语》子路闻孔子,孔子回答曰:“何好?”曰:“好长剑。”子曰:“以子之能,加之学,朕及乎?”子路曰:“习忘有益哉?”子曰:“狂妈不释策,操弓不鼓吹檠,木受绳则于是以,人不受谏则圣,受学重问,孰不如意成?”子路曰:“南山有竹,不烫自直,斩而用之,达于犀革,何学之为?”子曰:“含而羽之,镞而厉之,其进不益深乎?”子路拜为曰:“孝奉命。

”拓展资料一、人物概述1、孔子孔丘(公元前551年8月25日),字仲尼。名列老二, 汉族人,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是我国古代最出色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世界最知名的文化名人之一。

编纂了我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春秋》。据有关记述,孔子出生于鲁国陬邑昌平乡(今山东省曲阜市东南的南辛镇鲁源村);孔子去世时,享寿73岁,葬于曲阜城北泗水之上,即今日孔林所在地。

孔子的言行思想主要载有于语录体散文集《论语》及先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431346434秦和秦汉留存下的《史记·孔子世家》。2、子路仲由(前542年―前480年),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人(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村)。

“孔门十哲"之一,不受儒家祭拜。仲由以政事著称,为人伉平,好勇力,追随孔子周游列国,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

周敬王四十年(鲁哀公十五年),卫乱,父子争位,子路被蒯聩杀掉,砍成肉泥。三月初三结缨丧生,葬于澶渊(今河南濮阳)。

三、灵感与糅合循循善诱。孔子是我国古代最出色的教育家,他的学生有三千人,其中引人注目的有七十二人。

《论语·子罕》中说道:“夫子循循然贤诱人。”意为孔子擅于有步骤地展开教导。从上文看,子路原是个举止的人,他想自学,指出自学没什么用,而孔子循着他的比喻,也用比喻教育他努力学习,认真学习,结果子路心悦诚服。教诲别人要有冷静,而且方法要精妙。

子路问:“卫君待子而清廉……”翻译成,【原文】:子路曰:“卫君待子而清廉,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知道,垫阙如也。名有异,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昌;礼乐不昌,则刑罚复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兄弟。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无以不切实际也。

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译文】:子路(对孔子)说道:“卫国国君要您去管理国家,您想再行从哪些事情转行呢?”孔子说道:“首先必需制正名分。”子2113路说道:“有这样做到的吗?您想要得过于不合时宜了。这名5261怎么于是以呢?”孔子说道:“仲由,真为粗野啊。

君子对于他所不告诉的事情,总是采行众说纷纭的态度。名分4102有异,想起话来就不顺当合理,说出不顺当合理,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礼乐也就无法兴盛。

礼乐无法兴盛,刑罚的继续执行就会得宜。刑罚不得当,百姓就知道怎么办好。所以,君子一定要订下一个名分,必需需要说道得明白,说道出来一定需要行得通。

君子对于自己的1653言行,就是指不马马虎虎对待的。


本文关键词:子路,原文,及,翻译,《,《,im体育

本文来源:im体育-www.xdyyc.cn

Copyright © 2000-2021 www.xdyyc.cn. im体育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39138212号-1   XML地图   im体育-im体育平台-官网